你们俩

作者/分享人:MEssence

北京,杨先生在一片白色中踏上无尽长路; 上海,面朝陆家嘴仿佛拥有了一整个世界。

上周开始在一些公众号文章中看到杨绛先生病重,说实在的,先生人生过百年,即便无功无过,一双眼睛里的看过的故事也足够世人仰望,又何况杨绛先生有如此精彩的人生且留下不胜枚举的精神财富。

我不了解杨绛先生,我听过先生的名字,我读过先生的文字,我看到怀念先生的人们写下伤痛的文字,到此为止了。

在几寸的屏幕上,我们向逝去的生命道别,也数度为创造生命的神圣仪式喝彩。

对于荷尔蒙过量的年轻人来说,有什么比面朝纸醉金迷的陆家嘴的同时胯下还有长发飘逸的女孩呻吟更为得意之事呢?

眼前是钢筋水泥、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多少来自世界的金钱在这里交汇分流,如果金钱是血液,那落地窗不远处的环球金融中心中正有一根根动脉输送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鲜血。这里景色迷人,这里更有动人音色。台头看看远方,告诉自己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命脉,低头看看胯下,告诉自己这一刻掌控了她的世界。这片刻的世界之巅,不可多得,登顶珠峰的人不少,留下记录万人传阅的却无几人,能世人共享这一刻的美妙。

男人是谁并不重要,女人是谁也无须曝光,就留下这起伏的背影和凌乱的长发以及耳边迷人的呻吟。脑海中窗外的陆家嘴是阳光明媚,静音中也同样可以听到那动人的音色。在这压抑、沉闷的星期三,在这死气沉沉的办公室,无论男女,无论你我,都感受到了那一刻拥有世界又放空一切的高潮。

致 南京的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微信扫描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