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描登录

一个被教育系统辜负的美国人
作者:Sofia

本文作者杰瑞 · 卡普兰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专家,目前担任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他是享誉全球的Go公司创始人,并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笔触式计算机。卡普兰是硅谷极为传奇的连续创业家。他创立了全球第一家在线拍卖公司Onsale、极具影响力的社交游戏网站Winster等。

作者 / 杰瑞·卡普兰 译者 / 李盼

埃米· 内斯特是一位模范员工。在2009年时,我运营着一家小型互联网游戏公司,叫作Winster.com。当员工数超过10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位接待员。这个工作要求良好的计算机操作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以及让人愉快的风度,而且还要心甘情愿地完成各种各样的杂务。招聘业务经理为此挠破了头皮,最后我请劳累过度的她在Craigslist上发布了招聘信息。

几天之后,我问她招聘的情况。“太糟糕了。我收到了250份简历。光读完简历就要花上大半天时间,而且简历还在不断涌进来。”我没有想到,因为就算在经济衰退时期,如果你想吸引软件工程师来面试,还要用高昂的薪资和慷慨的股票期权组合作为诱饵。我让她看一下大约前100份简历,再选择12个跟我讨论一下。

当开始看简历的时候,我惊呆了。大部分申请人对于这份入门级的工作来说,条件都太优秀了。这份工作的起薪为每年2.9万美元,但所有申请者中不仅有本地大学的MBA,有曾经工作多年现在又想重返工作的主妇,还有在无关领域具有广泛技能的人,他们都急迫地想获得任何可以提供薪酬的工作。甚至有些人提出,为了证明他们的能力,可以免费工作一段时间;有些人则坚忍地承诺如果我们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愿意无限期地接受更差的待遇。

虽然很悲伤,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雇用一个对工作不满意,总是在寻求更好机会的人。所以我选择了两三个具有适当资质的候选人,让他们来面试。这是个艰难的选择,最后内斯特在微软Office软件方面的强大技能以及他对我的问题恰当而直接的回应为他赢得了这份工作。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他在来到我这里之前的经历。内斯特在加利福尼亚州出生和长大,父母是努力工作的移民。他的父亲在菲律宾作为机械师入伍美国空军,随后移居到了美国,最终在一家主流通信公司获得了一份在住宅中装电话线的工作。内斯特和他的姐姐以及弟弟在戴利城长大,这是旧金山南部近郊的一个工人住宅区。1994年,他从威斯特摩高中毕业。

内斯特的父母是美国梦的忠实信徒,并且坚信大学教育将会成为通往更好生活的通行证。对于内斯特来说,实现目标最现实的方法就是到本地的社区大学上学。在4年学习中,他一边上课一边兼职,并成功地转学到旧金山州立大学。另一个4年之后,他已经28岁,完成了父母对他的期待:获得了一个大学文凭。(不幸的是,他的母亲没有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切。她在一场慢性病之后,于2007年死于结肠癌。)有了新的文凭,他的目标是找到一份全职工作。

内斯特每天至少要花8个小时浏览招聘信息、写求职信、投简历——通常每天都要投20~30份简历。他无休止地投了3个月,一周5~7天,每天20~30份简历,在3 个月的时间内一共递出了1800份工作申请——然而,一个面试邀请都没有。

在这种时候,有些人可能会感到有些气馁,不再寻找。但是内斯特不是这样的人。除了韧性之外,让他继续前进的还有他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的约定——他一旦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们就会立即结婚。所以,他必须成功。

内斯特突然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事实上,同时出现了两个机会。我们让他来面试接待员的工作,而企业租车公司给了他一个销售管理培训生的职位。

碰巧,他的一个朋友已经在企业租车公司里面工作了,他给了内斯特一些关于这个职位的信息。这个头衔虽然听起来不错,但是这份工作要求他每天工作10 个小时以上,而Winster提供了基本相同的薪资,却只要求他工作8 个小时。而且,如果去那家公司,他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时间。那家公司要求他一周7 天随叫随到,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完全由公司来裁定;在完成一定量的销售之后,员工就有资格升职,但是并没有保证。所以最后内斯特接受了Winster 的工作。

内斯特从来没有过主动不上班的情况。有时候,他会一边打喷嚏一边咳嗽来上班,但是为了保证办公室其他人不被传染我们只能让他回家。你甚至可以根据他的到岗时间在9 点准时对表,如果在一天结束时有什么工作没有完成的话,他会自动留下来做完。他什么都得干——在一周一次的公司午餐后打扫卫生、因为一根奇怪的电缆而跑到史泰博去、为生病的员工挑选慰问卡。而且,长久以来,无论我怎么劝说,他都坚持要征得我的同意才去吃午饭。

有一天,我惊讶地得知他的车要无限期地待在修车铺里了,凸轮轴烧断了。直到他领到工资的那天他都无法支付500美元的修理费。他是怎么上班的呢?因为当时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所以他的家人决定,他的弟弟就算缺课也得把车借给内斯特用。

2012年中旬,我们把Winster 卖给了另一家游戏公司,内斯特也失业了,所以他又开始找工作。我给他写了一封一流的推荐信,但却没有什么用——甚至都没人想要看一眼。不过这次,事情变得简单了一些。他只用两个月时间就收到了一份笔试邀请,这份邀请来自他父亲工作过的那家电信公司,职位是房屋安装工。这份工作基本上就是他父亲为住宅装电话线的升级版本,除了电话线之外增加的是电缆线和网线。

在申请之后,内斯特发现大概有100个申请人在竞争同一岗位。为了找到更适合这份工作的人,他必须要通过两个小时的能力测验。测验中的内容并没有通常的高中数学或英语,而是考察申请人对于架线标准和安装实践的知识。换句话说,如果你没有这份工作所要求的具体技能,或者没有自学这个科目的勤奋(这家公司没有预先提供任何训练材料),你就不可能得到这份工作。内斯特的最大优势在于他的父亲可以在这方面教给他一些东西。

但这还没有结束。接下来,公司召回了50多个人进行面试。轮到内斯特时,他被两个不同的人面试,每人问了10分钟。他肯定是成功了,因为接下来他们要求他去一家医疗机构做体检和药检。公司最终把工作给了他,并且起薪比Winster的年薪高6500 美元。他兴高采烈地接受了工作。

最终,内斯特发现这份工作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里的工作条件堪比19 世纪的工厂,大量目的在于保护工人的明文条款、规章制度和保障措施却只是一纸空文。他有时被要求一周连续工作6天,经常是每天12个小时或14个小时。如果拒绝加班就会被视为“不服从上级”,这个规定提供了终止合同的根据。如果顾客正在等待约定的安装或者维修预约,那么他的小组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回家,不管多晚。有时,直到午夜他才能完成工作。

在妻子上床睡觉前,内斯特很少能到家。在大多数日子中,他只有一个小时的休闲时间,他一周用来见家人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他的上一个假期还是他刚刚入职Winster 的时候休的,他当时抽出一些时间结婚并在夏威夷度了几天蜜月。在之后5 年中,他都没有再休过假。内斯特研究了公司可能会提供学习机会的职位或者发展某种职业途径的可能性。但是在“第二十二条军规”下,如果没有征得他上级的同意,他无法申请任何内部调任,而且没有一个人——在他18个月的工作任期内共有5位领导,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给他一次机会。也许是,他所在的岗位特别需要他吧。

知道那些烦扰你填写的顾客满意度问卷最终流向何处了吗?如果一位顾客对服务不满意,安装者就要被叫到办公室接受训话。除非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雇员就会被常规性训导——停薪留职。在经历了一年半钻房子和爬屋顶的工作之后,内斯特精疲力竭,他的腰已经损伤了。某一天早上,当他背着沉重的器材进入一位顾客的家中时,事故发生了。他的做法符合他原以为正确的程序,他给自己的上级打电话。没人接,所以他留下了一条信息。带着剧痛,内斯特返回了派遣仓库——但这些都是在安装完毕之后,因为他害怕被训话。最终,他还是被责骂了:因为他工作期间受伤之后,没有立即更加努力地寻找自己的上级。他被停薪留职了三天。

在坐骨神经痛和下背部疼痛的康复阶段,公司安排他从事“轻负荷工作”,基本上就是坐在办公室给顾客打电话核实他们第二天的预约。他的雇主很明显期望他讨厌这份工作然后主动辞职,但是他们不了解内斯特。他始终坚持他特有的乐观态度。暂时的休息给了他时间让他重新思考:如果他总是不在家,刚出生的儿子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所以他抓住时机,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到一份工时更合理的工作。在发送了如暴风雪一般的简历之后,他最终获得了一个机会……来自企业租车公司,而这时候他差点就要绝望地放弃寻找了。

虽然工作环境非常差,缺乏尊重,也缺乏晋升前景,但内斯特却对这份工作和薪水充满感激。用他8年的辛苦努力换来的大学文凭失信于他,并没有为他带来比父亲更好的生活,而他也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的父亲怎么样了?在退休几年之后,他拿定主意,他不喜欢退休,于是他在老雇主那里找了一份房屋安装工的工作——薪水只是以前的一半。更糟的是,这个职位离家非常远。在接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忍受了每天几个小时的通勤时间,于是他决定搬家,把他在戴利城的房子留给几个孩子。

内斯特很为父亲感到高兴。他也认为自己很幸运可以继承房子的部分利益,这座房子是他父亲在几十年前用积累的存款购买的,那份工作本质上和内斯特现在从事的工作相同。没有这些,他不可能攒到足够的钱为类似的房产支付首付,更没有资格申请贷款,特别是考虑到他如山般的学生贷款债务,在可见的未来他必须一直偿还这笔钱。我问内斯特他是否担心我讲述他的故事会对他的就业状况造成影响。“并不会,”他考虑后说,“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大概永远都不会看你的书。”

就像我的故事一样,内斯特的故事最后结局也算不错。算上他的加班费以及他妻子和兄弟的努力,他的家庭收入大大超过了全美家庭收入的平均数,也就是53046 美元(2012)。加上他对房子的部分所有权以及他父亲留下的其他资产,他的资本净值也远远超过了77 300美元(2010)。也就是说内斯特和他家人的财政状况比美国半数家庭都要好。但是他还是很担心自己会被抛在后面。“我不能说我们过得比别人好,我也不能说我们没有任何财务问题……我能说的仅仅是,我们会尽全力在竞争激烈的经济环境中生存下去”。

到目前为止还不错。

自动化,终将打破平静

对内斯特未来真正的威胁甚至还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内。很明显,他那个确认顾客预约的任务可以轻松实现自动化。但同时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受到了技术进步的威胁,这种技术就是广域高带宽无线通信技术。这些系统利用强大的计算能力以及复杂的适应性AI 算法,根据多个接收器同时接收的信息不断调整无线电信号,这样整个系统就不需要在本地部署接线装置了。

这种技术中的其中一种叫作DIDO(分布式输入输出),由硅谷创业者史蒂夫· 珀尔曼(Steve Perlman)开发,他之前的成就包括QuickTime和WebTV。如果他的方法能够在市场中胜出,他就能在自己丰厚的财产上再增加一笔可观的收入,而25万正在从事安装和维修接线工作的美国人将开始申请企业租车公司的初级职位。

只有雇主愿意付钱的技能才有意义

那些具有无用技能的剩余工人将会怎么样呢?我们需要旧瓶装新酒——并不是任何新技能都有用,只有雇主愿意付钱的技能才有意义。而唯一知道什么技能有用的人,就是雇主自己。

就专业培训而言,我们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个就是过分依赖传统学校,让学校来决定应该把什么教给学生。我们认可的教育机构并不是因为对经济趋势的快速响应能力而闻名,而且订立课程表的管理者既没有经常出入于真实市场,也没有紧跟现在经济形势中最受重视的新技能,就算教育者们想这样做也无能为力。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孩子在高中要学习书法、微积分、法语,而不是更加实际的技能,

比如打字、统计性估计或中文(但是阅读和写作还算合理)。当然,不是所有的教育决策都应该由雇用预期来决定。学习和培训不是一件事。培养全面发展、有历史知识、善于表达、考虑周到的公民是很重要的。但是除了核心基本知识——在我的想法中,记忆化学周期表或做偏微分数学题并不包含在内,教育的主旨应该是让学生们具备实用并且畅销的技能。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求职训练,而非失业训练。

第二个错误在于一种心照不宣的假设:你首先应该上学,上完学再找工作。当工作和技能以一代人为时间尺度而变化时,这么想是很合理的,但是这种方式却不再适用于今天飞速变化的劳动力市场。生命中的这两个阶段需要紧密交错,至少获取新技能的目的及时机必须明确,机会必须无处不在。

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开明的经济政策。关于重新训练工人的话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谁会掏钱为技能落伍的工人培训呢?一个同样显而易见的答案就是享受最大利益的人:工人自己。但是这些不走运的失业工人如何能找到匹配自己能力并且对雇主有吸引力的培训?他们又如何负担得起这些培训?

就像我们有特别用于鼓励和支持购买私有房产的贷款一样,我们需要建立一种职业培训贷款系统,这个系统及其目的与传统房产抵押贷款之间具有相似的关系。在后者的交易中,当你获得抵押贷款的时候,向你贷款的政府或银行不会付清贷款,而你会。如果出现问题,比如你的房屋被烧毁或者你就是无法还贷,你可以离开,失去的仅仅是首付款,因为大多数抵押贷款都是“无追索权”贷款,这意味着在违约事件发生时对于出借人来说,唯一的保证就是财产本身。

因为你无法(或不愿)偿还每月的贷款而放弃房屋肯定是很痛苦的。你和出借人一样,都尽力想保证你是一个可靠的信用个体,双方都会努力确认财产与发放的贷款能匹配(或者至少在一定的安全程度下足够弥补贷款)。这就是为什么出借人需要对房屋现在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才能提供抵押贷款资金。而相似的 原则可以应用在职业培训贷款上。

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先把这类贷款称为职业培训抵押贷款。以下至少是一种职业培训抵押贷款能够行得通的情况,当然这种贷款还可以有很多同样有效,甚至效果更好的变种。

你申请的是一份未来的工作

为了得到职业培训抵押贷款,你必须获得潜在雇主的资助(也许就是你现在的雇主), 就像是你为特定财产申请抵押贷款的情况一样。但是在这里,雇主并不会保证雇用你,而且你也不会保证接受特定的工作,当然在合理的预期下如果一切发展顺利的话,这种定向雇用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实际上,你申请的是一份未来的工作,而雇主会发出一份诚信意向书,表明自己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确实(或即将)需要为特定职位雇用像你这样的人。

雇主,为自己所需的技能埋单

雇主想必在寻找具备合适技能的工人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他们发起的赞助数量必须和可以提供的工作数量相同,所以能够获得工作抵押贷款的人数有着先天的限制。履行承诺的雇主可以获得一份减税优惠(比如,在前6 个月减免工资税),这种机制会鼓励雇主们参与这个计划。从另一方面来说,在一定统计范围内,对于那些随意发出意向书并且最终没有坚持到底的雇主,政府可以对其进行评估然后处以罚款。完成这个计划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要求雇主张贴诚信的“保证书”,只有当缺人的时候他们才能发出这样的请求。雇主们同样也需要保证培训的特定方向( 甚至是由他们自己提供的培训) 是以所需技能为目标的。

培训机构,依靠贷款定向培养

培训机构注册的学生数量自然要和市场上可获得的工作数量相符,因为这些机构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贷款来维持运营这些项目。培训机构也会尽全力紧密关注相关的技能;否则雇主不会批准这些不满足他们需求的训练。结果就是,政府不需要为这些项目建立正式的认证。实际上,市场自动调节的系统会完成这些工作。

学生贷款不再成为一生的重担

对于潜在的雇员来说,关键在于只用所得收入偿还贷款——以未来的薪水做保证。抵押贷款出借人为贷款设定的特定还贷收入比遵循一个合理的原则,就是把还贷金额限定在收入的一定比例内,比如实付工资的25%。而且一旦出现问题,需要有一种约定的内在缓解方式。比如,如果税后工资低于政府设定的贫困水平的150%,每月还贷的金额就需要限额或推迟。因为贷款只能从劳动收入中来,如果工人因为任何原因进入失业状态,还款就要实际暂停(当然利息仍然会累积),而且贷款会自动进行重新分期。

如果培训进行得不顺利,比如培训生不可能获得工作(而且也没有其他合适的职位),或者培训生偏偏决定不想工作,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就像房屋抵押贷款一样,在培训后但失业的一段宽限期后,无论劳动收入多少,培训生仍然需要支付贷款的一部分,比如20%(典型的房屋首付)。这就是现在抵押贷款的管理方式,运行效果还不错。这种方式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细节,但是基本的想法就是通过规定和政策创造一种新型的金融工具,以作为学生贷款系统的替代或补充,因为现行的学生贷款机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支离破碎了。

很多时候这个系统会让无辜的受害者背负他们难以偿还的债务,以盈利为目的的大学所提供的不充足的培训恰恰是这种债务的原因,这类培训的主要目的则是为了获得政府的贷款资金,而教育机构几乎不需要为培训结果承担任何责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种还说得过去的方式就是通过排名以及其他诱导方式鼓励大学做得更好,当然最近美国政府也在治理以盈利为目的的大学的腐败行为,要求学校实现一定的毕业率和就业率。通过向雇主、出借人以及训练者提供合适的经济激励,我们可以把获取技能和重新培训的过程变得实用而人道,而且让这种方式比今天的系统更有效。

我提出的关于职业培训抵押贷款的具体概念可能是新的,但是基本方法肯定是早就存在的。经济学家米尔顿· 弗里德曼在1955年写了一篇题为《政府在教育中的角色》(The Role of Government in Education)的论文,他区分了“公民的通识教育”和“职业或专业教育”。他建议后者应该和实体资产类似遵循投资分析,而且政府政策应该落实在促进这类培训的投资上(与财政补贴不同)。他认为:“作为回报,个人同意未来每年每获得1000 美元收入(与培训技能相关的收入),会把超出1000美元的y美元的x%用来偿还政府……还有一种替代方案,如果可行的话会是一个很理想的方法,就是把私人投资意向引导至这个方向。”

确实,现在也有一些私人企业正尝试朝这个方向发展。 比如,位于芝加哥的Education Equity公司正在向进入特定核准项目的学生发放与收入挂钩的贷款,虽然现在只是在小范围内进行。

带着这种观点,我们先暂时回到我的前雇员埃米· 内斯特遇到的问题上。在我看来,他绝对是被我们的教育系统给辜负了。他在商业管理方面的学士学位似乎没有什么实际价值,至少对那些本地劳动力市场中的雇主来说是这样的,他们不会为他的技能掏钱。据报道,只有不到50%的旧金山州立大学的学生能在6 年之内毕业,而在这样的学生中更是只有不到50%的人能在毕业后的6个月内找到全职工作。(在这方面我找不到学校发布的官方数据。)尽管如此,这所大学维持现状的动机除了好意之外别无他物,他们更没有什么动力来改变现状,只要学生愿意上学和交钱(或者用贷款来支付学费)就可以了。本地雇主热切地希望学校培养出合格的求职者,所以如果大学招生的前提是满足本地雇主的期待或需求,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系统很快就会进入平衡状态。

全球变暖是一头鲁莽的熊,但我们不是。大多数动物天生没有足够的智慧来摆脱因栖息地环境的变化所造成的困境,但是我们有。持续的技术进步推动了劳动力生态系统的加速进化,迫使我们重新审视自己为子孙后代甚至自己准备的未来是否仍然能像我们期待的那样美好。

就像温室效应一样,过剩的工人和过时的技能也是经济进步加速的副产品,全球劳动力生态系统面临的潜在危险值得我们投入一定的注意力,至少要比得上对气候变化的重视程度。繁荣发展的引擎由创新提供动力,我们确实应该珍视这种力量——除非你是汽车尾气的爱好者。在回收自然资源的同时,一起回收智力资源肯定会为所有人带来好处。

本文节选自《人工智能时代》。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Sofia_says 阅读,新知,生活。一个属于Sofia的生活样本。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